周湘智:“父爱主义”伤人才

周湘智:“父爱主义”伤人才
全国两会上,简政放权再次成为热词。改革开放30多年来,我国人才办理体系有了显着改善,但仍然存在政府行政干涉过多过细,管得太多、管得欠好,商场和社会效果发挥不充沛,用人主体和人才自主权执行不行等问题。只要适应广阔人才呼声和期盼,推进人才办理部分简政放权,疏通阻止人才开展的堵点,给人才一片自在天空,才干让人人尽展其才的现象随同深化改革的脚步款款敞开。行政紧箍咒待破解开展靠人才,人才靠环境。高度重视人才、大力培养人才是党和国家的优良传统,但实践中亦存在重办理轻服务、重统一轻特性、重成功轻生长、重主导轻鼓励等问题,杰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人才点评行政化。职称评定权利过于会集、点评方法不科学,是专业技术人才和底层反映激烈的杰出问题,这种评定方法也导致了简单化地凭论文、看课题、比论著,逼着我们靠写文章吃饭。职称评聘一刀切,只用学历、资格、论文、外语和计算机水平量化规范,用计算器衡量人才,导致评人的不用人、用人的不参评,用上的评不上、评上的用不上。科研办理过度烦琐。科研点评和查看项目繁复,内容冗杂,填写很多表格,浪费了过多时刻和精力,不少科研人员吐槽,到年末简直天天算账、对账、报账,都快成专业管帐了,有专家戏称自己为填表教授;科研经费运用重物轻人,科研人员人力资本得不到有用补偿,打酱油的钱不能去买盐,有钱开会没钱过日子,方便了行政办理,却捆住了人才四肢,抹杀了立异生机。编制和身份绑缚。编制与身份、福利挂钩,对人才引入、活动形成体系性障碍。一项面向高校的问卷调查显现,编制偏紧过死是人才办理的杰出问题。有的单位由于编制约束,产生了很多同工不同酬、同工不同待遇的问题,不能真实做到按需设岗、按需用人;有的高校受职称岗位目标约束,部分优秀教师和科研人员难以提升职称,无法有用鼓励和安稳人才队伍;有的单位受绩效工资总额约束,无法实现引入高层次人才的奖赏鼓励;有的底层单位选用人员,多部分层层批阅,呈现编制缺乏和编制空缺并存的怪现象,想进的进不来,该出的出不去。立异生机是放出来的1560年,瑞士挂钟匠布克旅游埃及金字塔后,作出一个惊天动地的揣度:金字塔的制作者不是奴隶,而是一批欢喜的自在人。由于只要身心愉悦的自在人,才干发明如此精深的工艺。2003年,埃及最高文物委员会证明:金字塔是自在身份的农民和手工业者制作的。人的全面自在开展是社会进步的动力,也应是人才办理体系改革的明显价值导向。无自在则无立异。相对宽松和自在的环境,是立异人才挥洒发明生机的前提条件。立异需求自在空间,没有科研人员的自主认识,立异之树就难以常青。人才的立异生机不是管出来的,不是靠行政方案组织出来的,更不是简单靠财政资金扶持出来的,而是放出来的。推进人才办理简政放权,有必要厘清政府、商场、社会的职责和界限,减法与加法并行,政府撤退一步,社会行进一步,商场力气增强一筹,发挥商场鼓励、社会点评和职业规制力气,让商场的归商场,政府的归政府,商场和政府都不能有用处理的则归第三种力气,让工作更简单、创业更自在、立异更有梦,以此充沛释放出人才生机。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阅览全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